错过一辈子 (P11)

明皇壮起胆子,抬起手摸了摸自己腹股沟的正确位置。 一片杂乱、沙沙作响的混乱,像胡须一样凹凸不平,像头发一样参差不齐。 黄把它抚近,肿块是湿的。 明皇用力挤压她的乳头,咬住乳头,在玄人女士的腹股沟处呻吟。

正在她疑惑的时候,明皇的手伸进了玄人的内衣里,触碰着她湿漉漉的肌肤。明皇的手指抚摸着头发和柔软的阴部。 黄将手指伸进阴户的缝隙里,揉了几下。 玄人重重地摔倒在地,双腿张开。

明皇已经触摸了她的阴部。 明皇吸得越多,她就越挤压自己的乳房,越多地摸索缝隙。 水发出潺潺声,明皇将手指绕在洞口周围,中指进出几次。

玄人女士再也无法忍受,她张开双腿,让明皇深深地插入她。 黄揉着头发,抚摸着阴部,捏着阴户,把它塞进洞里,忙着锯着。 水和气体不断地渗出。

错过一辈子 (P11)

玄人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。 刺痛的快感在她的腹股沟处,不,更准确地说,是在她腹股沟后面深处的洞穴里积聚起来,并从那里蔓延到各处。

它刺痛,冲上头顶,大脑里搅动,膜里抽搐,脸颊发痒,乳房发麻,乳房受压,使双肢疲倦,全身疲惫不堪,突然又潜回腹股沟……

她的生殖器感觉像是被撕裂了,撕而不撕,愈合而不愈合,一半想吐,一半想像炸弹一样爆炸。 从结婚那天到现在,她从来没有必要接受过这样半生半碎的心情。

极其诡异,让全身虚弱,让四肢疯狂,却依然想要被搅动更多。

她像个癫痫病患者一样跳来跳去,屁股和臀部像被水蛭咬过一样蠕动,她的乳房被摇晃和折磨,她的阴户蠕动和蠕动。 她想甩开明皇的手,却又想留住它。

她转过身来缓解乳房的紧张,然后很快就喘息起来,因为她的阴户被随意挤压。 人们确实将发情的女人比作痛苦或死亡的马。 爸爸妈妈,他怎么这么焦躁呢?一半想停下来,一半想一直做下去。

她来来回回地敲锣,公猪就这么兴奋。 该死的,她的乳房被捏得快要变成糊状了,而她的阴户仍然被明皇的手指深深地钩住和挖掘着。 明皇看到玄人很开心,就展现了自己的才华让她开心。

他捏捏着她的乳房,用力挤压,让乳头突出来,然后用嘴吸吮、啃咬、吸吮、咬咬。 当他将两三根手指插入她的阴户,又抓又刺的时候,他的蛇眼手指不断地摩擦着她的乳头,直至乳头肿胀,而她还在挣扎,不知道如何反抗,这时他的嘴张开了。他用嘴和白蚁的舌头,从一个rǔfáng吸到另一个乳房。

可惜明皇不敢把她的裤子完全脱掉,手就在两三层裤子里不停地晃动,来来回回。 看到她翻了个身,他试图紧紧抓住她的阴户并摇晃它,就像有人摇晃酸奶或盘子一样。

她的整个阴蒂、阴部形成层,还有柚子瓣那么大的两个阴部,都在这些震动中晃动,让她尽量伸开双腿,却依然感到愤怒。

—待续—

推荐:错过一辈子 (P12)

热搜词:色情小说都市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