错过一辈子 (P5)

越说,就越热情,仿佛能够解决心中积攒的矛盾。 明皇认为这是合理的,通常当某人被禁止做某事时,他们的大脑总是在思考那件事。 她的性生活有些有限,她的欲望没有得到滋养,所以玄人 的心里默默地尖叫着要弥补她还欠下的债。

就连 玄人也冒险了。 世界上谁有胆量把她的一件衬衫带给明皇? 她告诉我要准备好一份,而不是带回商店。 明皇说她已经穿着了,她说这可以帮助她排汗,这样她就可以吸收汗水,所以如果她有自己的,会更舒服。 每次来,她都会把长袄脱下来披在椅背上,然后拉上帘子换上一件衬衫,明皇只能站着不动,让她安心。

她做了一些沙沙作响、摇晃了很长时间的东西。我一直看到窗帘在摇晃。 直到看到她出现,她的身躯才变得更加苗条,更加紧致。 明皇还没来得及表扬或批评她,她就说这件衬衫很旧,很紧,她已经很久没穿过了,所以即使她留下了,也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。

果然是真的,纽扣的缝隙鼓了起来,露出了里面穿的工装裤,垫起来形成了柚子一样的曲线。 明皇某只得赶紧转身走开。 但我的心一直在刺痛。

明皇的思绪无限混乱,一半想前进,一半想抽身而退。 以为她不害怕,明皇为什么害羞呢? 困难的是如何开始,尽管她曾经轻易地让明皇碰过她,但也许当她回来的时候她就会恢复知觉。

错过一辈子 (P5)

现在她有一头蓬乱的鬃毛,她要求一件事又另一件事,她咒骂并羞辱他。 因此,明皇就像他的房间一样神秘,门总是关着,充满了隐约的无聊。

很多次,明皇 想要离开去洗衣服,以避免 玄人,但 玄人还是坚持了下来。 她问要多久才能结婚,明皇还在思考答案,她称赞他:房间很舒适,而且完全私密,两人可以自由地分享彼此亲密的爱。

她摸着枕头,她尝试着抱枕,她抚摸着手里的每一样东西,平静地说:我没有老婆,我该抱抱枕头吗? 如果明天我有了她,我可能会扔掉枕头,更舒服地拥抱我的妻子。 明皇的脸因为这个戏弄而红了。 每当 玄人称赞一件事时,她就会抱怨她所面临的损失。 我想要被拥抱,但没有人愿意拥抱我。 连枕头都没有可以抱,晚上我只能把手放在大腿上御寒。

如同一根刺,挥之不去,皮肉流血。 随着不断收到挑衅性的言语,明皇感到越来越困惑。 因此,当玄人退后并重新整理明皇扔在床上的毯子时,他建议她躺下并抱住枕头。 玄人犹豫了一下,爬上了床。

她靠在明皇的枕头上,伸手去抱枕头。 她拥抱并转过身,双腿紧紧地缠住腹股沟周围的枕头。 明皇坐在椅子上,这样她就可以安静地躺着。

她随口说了几句,时而歪曲,时而歪曲。 这件衬衫很紧,有时紧,有时下垂。 缝隙逐渐变大变窄,明皇坐在那里,感到紧张。 玄人 叫 明皇 坐在床边,这样他们就可以更方便地交谈。 黄某哼了一声,也爬了进去。 明皇试图坐下,玄人放开枕头,躺下,双手放在肚子上,讲述了这个故事。

———-待续———-

推荐:错过一辈子 (P6)

热搜词:h小说都市激情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