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堂内被胁迫受辱强暴(P1)

原来,后院的角落里有一栋被拆迁的房屋,里面堆满了高高的柴火。 他带着她进了柴房,在桌上点燃了一盏昏暗的油灯,勉强借着灯光看清了她。

“哥,你想来这里吗……”她惊讶地睁大了眼睛。

陆缜已经快速解开了她的衣服,很快她就赤身裸体了。 男人怕柴棚脏了,又给她穿上了一件外套,把她推到了墙上。

她看起来很可笑。 她衣着光鲜,但全身赤裸。 她的大胸在他的注视下颤抖着,随着她的呼吸一起起伏。

陆缜双手从下方托住她的乳房,然后将她的整个身体托了起来!

“兄弟,兄弟!” 她双脚在空中扑腾,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胸蛋上,胸口剧烈的疼痛。 男人低下头,张嘴含住乳房,一口吞了下去,险些将她的乳头吸进了他的食道里。

“呜呜呜呜呜呜呜”无师自通,她张开双腿,盘在了他的腰上。 这样,重量就分散了,乳房的压力也减轻了。 她双手搂住陆缜的头,挺起双乳,将双乳深深地塞进他的嘴里,道:“啊,哥哥,用力吸。”

陆缜吮吸着她的双乳,直到双乳变形,肉上布满了牙印。 然后他吐了出来,然后换到另一侧乳房继续。

“好啦好啦……”她感到无比的幸福。

就在这时,陆缜双手抬起她的大腿,将她按在了墙上。 然后他松开了阴茎,用力将龟头推入了隧道……

“啊,兄弟,我们不能!” 陆芙惨叫一声,想要推开他。

“福姐,”男人声音沙哑,“因为你,我被棍子打死又怎样!” 他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占有欲和绝望。

“唔!” 他的阴茎一寸一寸地推进,她的阴道也恢复了处女般的紧致。 这也是陆缜第一次进入女人的阴道,没有任何方向的抽插,让她感到极大的疼痛。 他泪流满面地说:“哥哥好痛,呜呜!”

陆缜将她的大腿推了起来,按在了她身体的两侧。 如此一来,华欣就彻底敞开了。 他用力更深,整个阴茎瞬间就进入了洞里。 龟头用力撞击着嫩核,一滩蜂蜜被浇了出来,浇在了龟头上。 两人同时发出一声惨叫。

既然他已经深入了她,让她舒服了,陆芙也就放弃了劝说,干脆陷入了欲望的海洋之中。 她摇着屁股,轻声道:“操我,别停。”

她被牢牢地固定在墙上,陆缜开始前后扭动着臀部,每一次都用力地刺向她的心脏,仿佛要将她捏碎。 刺激让花房里到处都是水花,汁液流满了整个房间。

“美芙,你漏了不少水,哈,都是水,我哥的阴茎都湿透了。”

“是啊……我喜欢被操……”她的身体被完全压制,动弹不得,但她却彻底享受着男人如此猛烈的性需求。 自从那天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小穴吐水的放荡模样后,她就认定自己的身体生来就旺盛,她应该享受它,而不是感到羞耻。

“爸爸,爸爸。” 两人的私处被撞击出一缕缕水花,耻骨被撞击生疼,腿部周围的皮肤都变红了。 他的蛋袋拍打着她的小肛门,让娇嫩的肛门红肿起来,里面的液体也流了出来。

柴房里漆黑一片,看不清她的下半身,但水乳交融的感觉却让她们达到了高潮,她忍不住尖叫起来——

陆缜伸出一只手,按在了她的唇上,让她失声了。

灵堂内被胁迫受辱强暴(P1)

他笑道:“你就是个贱人,就不怕你的叫声来吸引人。”

陆芙心惊胆战,甬道瞬间收紧。 陆贞第一次入狱。 他忍不住喷出一波浓浓的精液,疯狂的喷在花心处。 嫩核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冲击,于是他打开了自己的秘穴,将阴道放了出来。 精液,两个人的精液同时冲刷了子宫内壁……

他说这话的时候,她下意识的看向了窗户,就看到窗纸上有一个人影! 她尖叫了一声,却被他的手捂住了。 她急得咬破了他的手指,陆缜却停住了她的手,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“有人!” 她吓得脸都白了。

陆缜一回头,身影瞬间就消失了。

“哥,刚才有人在监视我们,呜呜。” 她把脸靠在他的肩膀上哭了。

“没关系,姐姐,这里太黑了,看不清楚。” 陆缜一边担心,一边安慰她。

接下来的几天平静地度过了。

3月7日后,陆舟和陆震不得不告别大家,返回北京汇报工作。

这天下午,陆芙等小辈轮流落泪。 她哭得很伤心,根本没有意识到其他人都被带走了。 此时灵堂内就只剩下王振植和她了。

“美芙,你还记得我吗?” 王振植原本跪在蒲团上。 现在他站了起来,整了整衣服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她跪在旁边的蒲团上,抬头看着男人,应道:“真知哥。”

男人看着她,笑了笑,那笑容如同猎豹般危险,“那天我看到你和陆缜在柴房里偷情。”

她脸色顿时惨白,摇头道:“你错了。”

“你留下了一块绣着你名字的面纱,上面还被你的体液浸湿了,你觉得我把它送给族人会怎么样?”

“你……”她确实丢了一块手帕,一脸狼狈。

“兄弟姐妹在做爱,就应该用棍棒打死。” 他笑得更深了,看着她的眸子里闪烁着光芒,蕴含着迷恋和成功的兴奋。

“你这样威胁我是什么意思?” 她也站了起来,抬头看着他。

他大大咧咧地上下打量着她娇嫩的身子,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陆芙脸色涨红,咬牙道:“把面纱还给我,我答应你。”

王振植顿时感觉浑身热血沸腾,但他想要的还不止这些。 他想狠狠地羞辱她。 他恨自己的父亲出身于小家庭,对陆家毫无感情。 他残忍地说:“我这里要的是你。”

“什么?”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曾曾祖父的棺材,摇头道:“你疯了!我不会答应你的!” 她转身准备离开,不想理会他,男人却在她身后说道:“没错,死亡不会再发生了。” 为什么这么难? 可惜陆哥韩闯苦读多年,终于连得了三块钱。 他刚刚在朝堂上立下赫赫战功,却因兄妹恋而英年早逝,受到天下文人的鄙视。 ”

陆甫顿了顿。 对于学者来说,面子比什么都重要。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。 再说了,她死了也无所谓,她怎么忍心毁掉自己的哥哥。 陆芙缓缓转过身,抬起头,看着笑容满面、泪流满面的男人,求饶道:“真知哥哥,求求你,求你不要在这里。”

男人笑道:“付姐,把它脱了,我早就想看看你的身体了。”

灵堂内被胁迫羞辱(H纯肉,入内小心)

陆芙后退了一步,连连摇头,泪水夺眶而出,布满了脸颊。

男人一步步逼近她,她被迫后退,不小心被绊倒。 她跪在地上,捂着脸哭道:“别过来,别过来,呜呜……”

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? 她终于逃出了皇宫,逃出了上京,逃出了魏琛。 回到荆州,本以为自己安全了,可先是突破了和哥哥的底线,现在又被眼前这个男人胁迫了。

最安全的地方在哪里? 有她的容身之地吗?

王振植拉着她的手臂,将她举了起来,轻轻地开始脱她的衣服。 一件一件地,以极慢的速度,如雕琢美玉,直到所有的衣服和裤子都被他脱掉,她雪白丰润的身躯如玉石般暴露在大厅里。

陆甫全身

推荐:灵堂内被胁迫受辱强暴(P2)

热搜词:h小说巨乳全裸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