灵堂内被胁迫受辱强暴(P2)

王振植浑身颤抖得失去平衡,他弯曲手臂,将她的腰拉进了怀里。 男人抱住她,向前走去。 她发现他们正朝着灵堂中央的棺材走去,立即尖叫道:“不,不要去那里!放开我!”

王振之体内的血液在沸腾,仿佛随时都会化为猛兽,所有的理智都快要被吞噬。 他蹲下身来,将她扛在肩上,稳步向前走去。

“放开我!你疯了!你这个疯子!” 她用力拍着他的背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下一刻,她就被放在了放棺材的原木底座边缘。 根据棺材的大小,用原木作为基础,周长比尺寸稍宽,以便棺材能稳定地高高举起,供人们吊唁。 她跪在大圆圈的边缘,老人的棺材在她的屁股后面。

陆芙下意识的身体前倾,避免屁股与棺材摩擦。 她双手按在男人的胸口上,打了他一顿,说道:“让开,让我下来!”

他轻笑一声,仿佛看到了一只弱小的兔子无谓的反抗。 他的手还搂着她的腰,压在她的背心上。 她下意识地挺起自己的乳房,将一个乳头放入男人的嘴里。 他把它放进嘴里,紧紧咬住,吸吮另一边。 啃。

“啊,请不要在这里……”陆芙看到男人低着头,含住了她一侧的乳房。 她感到羞耻地兴奋,低声哼了一声。 王振植放在后背上的手向下移动,顺着臀部,一直到蜜糖吐蜜的缝隙处。 手指一抓就湿了。

男人用上下牙用力咬住她的乳头,她“啊——”的一声尖叫,一股蜂蜜从她的阴道里喷了出来,全部浇在了她阴道口的手指上。

王振之松开了她的乳头,对她邪恶一笑,露出湿漉漉的手指,说道:“陆哥说付梅的下身又湿又热,确实如此。”

“你!” 陆芙脸色涨得通红,美眸里噙着泪水,羞、怒、怒。

“还有一个让我试试。” 男人低下头,拿起另一个乳头,遵守规矩。 这一咬,让她感觉痛并快乐着。 可恶,她的身体太容易发热了。 每当男人触碰她时,她都能感觉到。 。 那小洞被他的两根手指翻了个底朝天,挖出来的时候,流出了一股粘液,男人的手心和手背都是湿漉漉的。

灵堂内被胁迫受辱强暴(P2)

她下意识地摇了摇屁股,似乎对手指的挑逗不满意。

“芙姐好性感啊。” 他松开一对红肿的乳头,用力将她翻了个身,将她按在了棺材盖上。 就这样,她的整个上半身都被压在了棺材上,两个大胸被棺材盖压成了扁扁的肉饼,脸颊也贴在了棺材上。

当她想到下面躺着的是老人时,她猛烈地挣扎,却被男人死死地按住,不让她动弹。

“真知哥,你怎么可以这样?呜呜呜……”

“福米,乖一点,让我尝尝这个水洞的味道。” 他掐了她的腿。 此刻,她跪在圆木边,粉嫩的臀部翘起,水洞向他敞开,流着口水。 。

王贞芝的身高和臀部差距很大。 他竟然按住了她的小腹,将她提了起来,让她跪在了棺材顶上。 就这样,她的整个身体就被压在了棺材盖上,男人也捏住了她的双腿。 当心脏抬起时,蜜孔就被带到嘴里。 他低下头,将整座花屋含在嘴里。 他把刚刚挂在门口的玉露全部吞进了嘴里,然后伸出舌头舔了舔……

“不不,你别在这里,呜呜,你快把我逼死了,对吧,呜呜……”她越是羞愧,下面的水流得越快,她也被触动了 通过男人的舌头。 深深地激怒了。 ,华镜开始咬住他的舌头收缩,屁股抽筋似的抽搐着。

她喷得又快又密,精液竟然从男人的嘴角漏出来,顺着下巴,一滴一滴地溅到了棺材盖上。

“啊啊啊——”陆芙伸长脖子惨叫一声,屁股下意识的弯成了一个恐怖的弧度,竟然被他吸得抽筋了……

他一松手,粉嫩的屁股就猛烈地往下掉,压在湿漉漉的水面上,把腿周围都湿透了。

王振植看到这一幕,哈哈大笑:“我知道他最喜欢的曾孙女居然把精液喷在了他的棺材盖上,我还怕你生气呢!哈哈哈!”

陆芙流着泪,额头靠在棺材上,微微摇头,道:“芙儿不是自愿的,呜呜呜……”

王振植更加暴躁。 他把她抱下来,跪在圆木边上,然后在她面前亲手推开了棺材盖……

“是的!” 她吓得尖叫一声,转身就跑,男人却死死地掐住她的腰,强迫她跪下,整个上半身都出现在棺材前。

“老头子,你睁开眼睛看看,你的曾孙女是来看你的巨乳的!哈哈哈!” 王振植一边说着,一边用力地揉捏自己的双乳,将那丰满的双乳揉成各种形状,双乳从他的指尖滑落。 一次又一次的溢出。

“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”陆芙不断惊恐,语无伦次。 她别过脸去,不敢看棺材里的人。

里面的人已经躺了两个星期了,散发着尸臭味。 一闻到这股味道,她就忍不住吐在一旁的空地上……

王振植丝毫没有受到影响。 陆芙侧身吐了出来。 他搂住她的腰,将她的一只美乳高高举起,对里面的人说道:“老夫一定没有想到,福姐的胸能长得这么大,比她的还大,真是奇怪。” 宅邸里的奶妈。”

“求求你,放过我吧……”陆芙终于停止了呕吐,无力地靠在男人的怀里,离棺材越远越好。

王振之残忍一笑,在她耳边说道:“老夫还没看清楚。” 说完,他猛地按了她的后背,将她整个上半身压进了棺材里。 她的巨乳因重力而垂落下来。 正当她要蹭到老头的时候,陆芙却像猪一样尖叫起来:“住手!住手!我什么都答应你!”

她的理智彻底崩溃了! 你怎么可以这样侮辱你的曾祖父! 她的脑海里浮现出过往的画面。 她记得她的曾祖父给她讲故事,教她下棋。 家里最好的东西都在她的房间里。 她是曾祖父最疼爱的小曾孙。 她怎么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来玷污他的身体呢? 、呜呜呜……

一对胸尖垂在爷爷紧握的手掌上方。

“付梅会遵守诺言吗?” 王振之停下了动作,笑着说道。

“是的,我答应你一切……呜呜……”

王振之把她从棺材里拉了出来,她呆呆的,好像死里逃生一样。 男人拍了拍她的脸,道:“明天我就带你走,去我家住几天,你乖乖跟着我,明白吗?”

她低声说道,点点头,顿了顿,说道:“妈妈……”

王振之笑道:“荆州城是我王家的地盘,你若跟着我不哭不闹,谁能拦得住我?”

陆芙脸色阴沉,她已经能想到这个男人想要囚禁她了。

下一刻,他在她面前解开了腰带,亮出了那把恐怖的武器,对她说道:“富美,你明白吗,这是你真志哥哥的大鸡巴,你的后半生都会被这只鸡鸡操的。” 生活。” ”。

她看了一眼,羞愧地转过身去。

“哈哈哈!” 男人爽朗大笑,双腿盘住她的腰,用巨大的东西插入她湿润的花穴,边走边操她。

“呃,呃!” 她每走一步,阴茎就会在她体内震动,导致她的心室颤抖,体液流动。

路芙的阴道已经空了很久了。 一旦充满,她的阴户就自觉地被它吸引,她赶紧去摩擦棒体。

推荐:绣房内被皇帝强暴又扇脸

热搜词:18小说调教 激素 巨乳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