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生活 (P1)

第1章 令人厌恶的过去

他寂静在大汉面前。老人手里放了一些糖果。老头喊:

—小子,你再不吸,以后我就不给你糖了!!!

5岁的孩子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,他已经多次强迫他吸吮他那恶心的东西了。它讨厌龟头散发出的腐臭味。她漂亮的小嘴永远吞不下世界上最脏的东西……如果不是几颗糖,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。几个月前,他去他家买糖果,觉得他很可爱,就捏捏他的脸颊,邀请他到自己的房间来玩。他的杂货店空空荡荡,没有人注意到他把它带到了哪里。他鳏夫四年了,现在却为一个五岁的孩子倾注了如此多的精气……

他的生活 (P1)

回到现在。它抬起头,带着热切的恳求看着他。但他残忍地把它的头塞进了自己的腹股沟里。几根老头发掉在地上。他用力按着它的头。他不断地哽咽,咳嗽了好几声,口水都遮住了他的嘴和鼻子,看上去很愧疚。但他并没有停下来,他越来越用力,喜悦中夹杂着儿时的泪水。

他想把一切告诉父母,但没有勇气。他扬言要杀了父母,多次把鸡拿出来,用铁砧砍断鸡脖子,就像砍断鸡脖子一样,把父母的头砍下来。于是他只能哭泣,胳膊和腿蜷缩起来,抓着这个毁了他的生活却让他满足的腐烂的东西。

– 哦,你吸得真好,宝贝儿,我爱你,宝贝,tm的……

它流下了很多眼泪。他似乎有些窒息,试图用小手将他的臀部推开,但没有什么效果。他射精了,充满了他的半个喉咙,从他嘴的两侧溢出,他吐出了几股白色的精液。浓浓的鱼腥味让他的童年更加玷污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一年,爸爸失业了,不得不搬回母亲的老家。除了它在一个非常酷的地方……大叻。他的父亲应聘为大叻农作物公司的人力资源员工,而他的母亲仍然是家庭主妇和工薪阶层,她什么时候才能成为有钱人……

摆脱了那个残暴的绿须恶魔,他是多么高兴,不辞而别,最好是不要再看到他了。

– 和源,你在哪儿了?

妈妈的声音在呼唤,风吹过花园,一个孩子的头发飘扬,他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瑕疵,他不再像其他孩子那样纯洁。

– 妈妈…我不想去学校!

– 不行,你为什么这么想?你还在为转学而难过吗?

他抿了抿嘴唇,在母亲脚边坐下,悲伤地摘下绿色的大丽花枝条,仔细端详。他妈妈觉得奇怪,问道:

—你都在上学的年纪了,为什么会想到这些不好的事情呢?你没看到老幼儿园的年轻人吗?他们很快乐,从不感到悲伤。你呢?你怎么了?

——呼呼……我不想上学……我不想上课!

—乖乖的,亲爱的妈妈,我的和源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?

他没说什么,只是把头紧紧地靠在妈妈温暖的胸口上:

– 妈妈,我最爱你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大叻松山上的阵雨打湿了10岁男孩的肩膀。这就是他,他已经5年没有来到这片凉爽的土地了。他很孤独,上学很累,没有朋友,他觉得自己是多余的,和源这个名字似乎已经死了。

今年是他小学的最后一年。我们的朋友都努力学习,但他只习惯看花看蝴蝶。一年中的每个季节只能定义为一个季节:冬季。它喜欢寒冷,经常在春香湖畔散步,没人注意到它会把脸埋在湖面上,抚平五年未褪色的污渍。

讲述了他搬到老家时的故事,一家人不仅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,还有母亲的三个弟妹和妻子孩子住在一起。男孩3有一个比他大5岁的儿子,现在已经读初中,也和他一样进入转学考试的日子。发永长得很帅,虽然住在大叻,皮肤不是很白,但笑容很阳光。根据角色,发永是他的弟弟。

他站起来,擦干净屁股和屁股上的灰尘和雨水,突然,发永不知从哪里拍了拍他的肩膀,他看起来就像失去了灵魂。发永长得很帅,看起来像他的“哥”。

—少爷回来了吗?还是等奴隶跪下磕头?

– …

脸色依旧是那样的颜色,没有任何情绪。发永只是捏捏自己的脸颊:

– 你为什么这么可爱?回去复习吧,别再坐在这里了,刚才的雨就够让你发烧的了!

– 好…我回家。

和以前一样,每次他放学回家,发永都会去松山接他。 发永不明白为什么 发永醒来后这么喜欢它。 自从它和我的父母搬到 发永的祖母家以来,我一直很喜欢看它。 发永曾经打消过乱伦的念头,他是发永的表弟。 但发永多次看着它睡觉并抚摸它。 不幸的是,十几岁的男孩经常发情,所以他每周至少生3次。 不是没有机会,而是 发永害怕他知道发永是同性恋,发永害怕他会告诉发永的父母。

当我去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时,发永 听到他们八卦这个国家的年轻人如何玩耍,玩后上瘾,上瘾后无法戒掉,让年轻女士们嫉妒并打架。像疯子一样,猫又是猫,女孩不等于与小牛的赌注。发永曾经有过强奸他的邪恶想法,强奸他是为了得到什么,但发永的朋友经常说这是兴奋。

– 我弟弟看起来有多重?

– 骨头一开始就不重……发永比和源大,和源怎么可能比发永重?

发永突然大笑起来,边抽泣边撑起身体以免滑倒。松山下的陡坡似乎足以建造两个坟墓。我是这么想的,但是场景很有诗意,两个小男孩一步一步重叠在一起,一起前进,一起欢笑。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对 发永微笑。

– 今天下午,二姑姐去市场买天丽花,她一定会炒牛肉!

– 那又如何?- 他的眼神模糊而困惑。

– 嗯,那是发永喜欢的菜,对吧?

– 嘘……废话!

从那时起,发永花了15分钟才回到家,他的背一点也不累,他真的很健康。洗澡的时候,发永经常照镜子,舒展身体,露出六块腹肌,还经常闻自己的运动短裤,实在是太笨拙了。

– 哦哈,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回来!你们浑身都是泥,你们两个去洗澡吃饭吧!”他的妈妈喊。

他紧张地环顾四周,看到奶奶正在躺椅上和朋友说话,她以为谁的声音像酸柠檬一样高亢呢?海灵太太,大叻最健谈的人。也许她是来摘他祖母的大丽花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-待续———————-

推荐:他的生活 (P2)

热搜词:黄色小说sm 调教 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