绣房内被皇帝强暴又扇脸

魏琛脱掉了所有的衣服,走进了浴缸。 当他面对面坐下时,浴缸里的热水溢出来,花瓣被冲走了大片大片。 就这样,她娇嫩的身体在水下若隐若现,性感无比。

陆芙知道他是圣帝,她无法拒绝。 可好不容易离开皇宫之后,那个男人却依然对她纠缠不休。 她又气又急,哭道:“你就是想逼死我是吗?”

“芙儿你在说什么?” 魏琛也怒道:“我什么时候逼你?你要出宫,我就交给你了。你还想怎样?再婚?痴心妄想!”

徐氏见他发怒的次数太多了,已经不再惧怕他,坚定道:“你若强行让我进宫,我就死在你面前!”

毕竟她已经吃过一次老鼠药了。 魏琛有些担心。 他气得脸颊抽搐,道:“如果你暂时不想进宫,我可以忍受,但就算你在宫外,你也只能是我的女人。听清楚了吗?”

是时候和她谈条件了。

陆芙垂下眼帘,颤动着浓密的睫毛。 毕竟,不进宫,面对后宫的妃子,她就幸福多了。 至于做他的女人,她还有选择吗? 皇上还搅扰了征婿大会,让她不敢再想再嫁。 她自嘲一笑,应道:“好吧。” 能够保住家人真是太好了。

他闻言笑了笑,伸手搭在她肩上,道:“过来。”

她娇嫩的身子在水中微微颤抖,眉头紧皱,一脸不甘。

“怎么,你不愿意?” 他的声音充满了威胁,仿佛下一秒她不听话就会被带进宫殿。

陆芙深吸一口气后,终于下定了决心。 就当是被狗咬了吧!

美女本来是坐在水桶里的,现在膝盖却在他的怀里,手臂爬到了男人的脖子上,巨乳平贴在他的胸前。

优越的。 魏琛将她揽入怀中,从后背抚摸到臀部,拍拍她的臀部,满意地说:“好孩子,亲我一下。” 他太高兴了,以至于忘记称自己为“我”。

她抬起头,慢慢靠近。 正当她的粉唇贴上他的薄唇时,男人突然抓住她的后脑勺,像惩罚一样用力咬住她的唇瓣,让她痛苦的呻吟出声。 幸好,他只咬了她一会儿,就将舌头伸进了谭的嘴里,肆意搅动着蜜液,玩弄着她的小舌头。

“嗯……”也许是空气稀薄,雾气缭绕。 她感觉头晕目眩,思绪被他持续不断的深吻所左右。

她的屁股在水里下意识地晃动着。 他的另一只大手还搭在她的臀上,看到她晃动的臀部,就知道她情绪激动。

“哈哈。” 男人松开了她的嘴,轻笑了一声。

“哈……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倒在了男人的怀里。

魏琛站起来,将她从浴缸里抱了出来,用毯子给她擦干净,然后放到了床上。

仿佛是为了惩罚她,他将她从高处重重地扔到了床上。 床架吱吱作响。 她被打的眼睛里冒出星星,全身酸痛。 魏琛坐在她身侧,宠溺地抚摸着她粉嫩的乳头。 稍一抚摸,它们就变成了红豆。 他知道她的身体有多么“脆弱”。 如果被男人碰过,她的身上肯定会留下痕迹。 就像她在后宫的时候一样,每天都被宠着,身上的紫色印记总会被治愈,然后又换上新的。 。 此刻的她,全身洁白如玉,双乳娇嫩,必须好好守护。 他心里舒服了,反复揉捏着她的巨乳,像疯子一样捏着胸肉。 他看着那白嫩的肉从指尖溢出蔓延开来,看着她胸前留下的指印,他开心地笑了。

绣房内被皇帝强暴又扇脸

“好痛,好痛!” 她轻声抽泣着哀求道:“陈哥,你别再玩你的胸部了,疼死我了!”

“好的。” 陈哥让他乖乖的,男人就放开了她的巨乳,大手往下摸索,张开了美腿。

鲜红的肉缝紧紧闭合,只有无瑕的腿正中绽放着粉嫩嫩的。 就连平时充血的阴唇,这一刻也睡着了,变成了薄薄的一片肉。 他把左右阴唇拉开。 正常来说就是一个小肉洞,但现在只能是一个小肉洞了。 里面粉红色的小阴唇滴着蜂蜜,看起来非常美味。

有那么一瞬间,魏琛以为她是处女,但她却那么紧。

她这半个月都贞洁了,他自然高兴。 只是实在是太紧了,他的阴茎肯定难以进入。

魏琛伸出两根手指,插进她的花洞里。 没想到,当两根手指插入时,她惊呼道:“好痛!”

“以前你用拳头吃饭,现在连两根手指都不能用了?别生气,不然我给你吃拳头!” 男人骂道。

陆芙吓得赶紧沉默下来,抽泣起来。 呜呜,到底要怎样才能摆脱这个可怕的男人! 天啊,帮帮我吧!

尽管心里有千万种阻力,但在手指的摩擦下,情液很快从花洞里汩汩流出,花路也变宽了。 魏琛见快要完成了,伸出手指,压在她的腿上,猛烈的插入她的龟头!

“啊 – !” 陆芙仰起脖子,惨叫一声,声音痛得破烂! 她感觉自己的下半身,仿佛被撕裂了!

绣房外,陆家众人都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。 突然,他们听到了路芙的尖叫声,然后又想起了她回到屋里时浑身的伤痕。 陆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江夫人痛得叫了起来,陆缜的脸色更黑了。 不可预测且令人兴奋……

陆芙的惨叫声不断传出——

「别再用力了!!啊啊啊,要断了!!」

“救命,救命,呜呜,流血了,下面流血了,呜呜!”

“呜呜呜啊啊啊,芙儿要疯了,要被陈哥操疯了……”

“啊——啊——”

“不要进去!不要进去!啊啊啊——”

声音时而悲伤,时而轻柔,显然是这个男人让他达到了高潮。 魏琛大笑起来,笑声爽朗,传遍了整个绣房。

床上,魏琛操着她的肛门,玩弄着她的巨乳。 陆芙已经被玩疯了。 他教她说话:“你说,芙儿是陈哥的奴隶。”

“芙儿……是辰哥的奴仆……”

“大声点!” 他深深地抽插,几乎把肛门撑破,龟头也深入肠子。

“啊啊——”陆芙翻了个白眼,差点晕过去。

魏琛见她快要晕过去,一巴掌把她叫醒,厉声道:“大声点!”

“芙儿……是辰哥的奴隶,哇——!” 她放声大哭,像小孩子受罚一样委屈。

“怎么了?伤到你了吗?” 他揉了揉她粉嫩的脸颊,却明显停止了用力。

推荐:被拐入妓院穿人鱼服接客(P1)

热搜词:成人小说巨乳小说